第153章 论功行赏尘埃落定 芍姐再嫁愿为良缘(1.2合)
书名:京宴浮华 作者:聿嬅 本章字数:3242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4 04:03:02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朕遥感前朝后宫纯善,忠心为民,御妻多年尽心尽力侍奉,特此对前段之事种种进行论功封赏,并同时大赦天下。加封皇太后尊号“庆元”,诂贵太妃“仕娴”,端太妃“安寿”,福太妃“云昆”,康太嫔“钦德”,晋定妃为皇贵妃摄六宫事,玉妃为玉德妃协理六宫,显婕妤为显贵嫔,充嫔为充贵嫔协理六宫,恩嫔为恩婕妤协理六宫,信嫔为信容华,云常在为僖嫔,陈采女赦罪回宫,晋勤贵人,司常在为肃贵人,宁宝林为宁常在,安官女子为安采女,钦此!”

永福宫。

“嫔妾等参见皇贵妃娘娘,皇贵妃娘娘万福金安!”

“免礼。”此时的定皇贵妃正做在之前自个儿一直所仰望的最高位置上,看着后宫众人挨次坐在她下方,心境却已与当时入宫不同了,那鎏金华贵的妃红珠宝挂身也没有感觉到一丝由衷的欢喜,反而觉着那冰冷的珠翠略显沉重,倒像是那枷锁一般禁锢了她的自由。

接受了后宫众人的朝拜后,自个儿一个人独自静静地坐在宫中,唯一可以稍微慰藉的事情就是一边逗弄着出生不久的孩童,一边等着皇上刚刚下旨给了恩宠让母亲进宫的身影。从上次见着,如今也已有小半年了,二姐卫淑和早些日子嫁与了薛家三公子薛明聿,如今也是已生了一男一女,生活的日子倒是十分舒心惬意,听说这次二姐跟着母亲一同进宫,心中便更是欢喜。

“主儿,卫夫人来了。”千聆姣姣笑着走进来,掀起半个帘子,随后那年过半百的妇人便露了面,穿着寻常命妇的朝服,身后跟着卫淑和慢慢拜倒:“妾身携薛卫氏拜见皇贵妃娘娘,愿皇贵妃娘娘长乐未央。”

“母亲,二姐,快请起。”定皇贵妃看着母亲面颊上依稀可见的泪痕,眼眶泛酸,伸手上去摸了摸那沟壑:“母亲,许久未见您,心中当真是百感交集。”

“有劳皇贵妃挂念妾身,是妾身的荣幸。”卫母把定皇贵妃的手按着拿了下来,从头到尾,仔仔细细地把面前人瞧了个遍:“皇贵妃娘娘容颜依旧不变,而妾身已然老去。这黑发再怎么遮盖,也藏不住里面的银丝了。”

“母亲容颜未改,那些都是您自己心里所想罢了。母亲,二姐,还是赶快请坐下,咱们三人好好的说上一番。”定皇贵妃转头唤道:“千聆?”

“在。”

“茶要雪顶含翠,再上上两盘乳酪方糕,快。”

“是。”那千聆笑一笑,对着夫人和卫二姐屈膝行了个礼,便慢慢退,出门外给她们三人留下了单独的空间。

“母亲,一会儿把我给你带的那些人参鹿茸都好好的带回去用着,千万不可懈怠,莫要让女儿的心意白白浪费了才是。”

“好,娘娘挂心,妾身感激不尽。”

“二姐,你的那两个孩子若是有空,也可带来宫中,时尧阈乔都很想见见他们呢!”

“好,三皇子和五公主身子金贵,刚才妾身先去瞧看了,一看便是跟娘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倒是颇为安静,乳母喂完了奶便乖乖入睡了。”

“是啊,不像故祈,现在年龄大了,愈发像个皮猴子,半点没有公主的贤淑气质,倒像是那皇子一般顽皮。如今她也到了上书房的年纪,听说被那夫子气的是吹胡子瞪眼睛,本宫也明里暗里说过她好几回了,也不长个记性,偏偏还是皇上可得劲的纵着她,让故祈更无法无天去了。”定皇贵妃面带笑意,虽然说着自个儿生气,但却瞧不见半分。

“四公主是皇贵妃娘娘的长女,皇上宠爱着也是有的,孩子还小,以后可以慢慢教,不过这也是孩子小时候的天性,那样多可爱啊。”

“二姐,您就好好宠着她吧!”

“对了,这次来也是跟你说一个事儿。”卫淑和突然来了这么一嘴。

“怎么?”

“薛家的四小姐,你可还曾记得她?”

“自然是记的。那姑娘,让人见一面便难以忘却,薛世芍?是也不是?”

“是,就是她之前不是嫁给了陈家公子吗?可后来陈家公子不幸去世,如今只留下薛四小姐一人,现在那薛世芍正呆在薛府。薛四爷也是为她有些焦心,想着如今若是能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去,也是不枉之后的生活。这不是找到了妾身来拖个口信捎给皇贵妃娘娘,想着若是找了皇上,能够博得一个恩典,让皇上亲自赐婚,那岂不是会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?且男方家中也不会因此嫌弃薛家四小姐乃是再嫁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我还记得当初咱们一起去上书房,便有这一层缘故,在再加上与他薛家本是亲家,更没有不帮的道理,只是不知道他们看中了哪家的男儿?”

“这男子的来历可不一般,听说薛四爷能打这个主意便是因为那男子先上门提的亲,薛四小姐也不是没有意思,只是很难走出前一段的悲伤故暂且耽搁了,咱们是想啊,若是皇上赐婚,那薛家四小姐便推托不得,他二人日久定会生情,想来也是佳话。”

“这边好,两情相悦,也不用咱们从中撮合去了。”定皇贵妃笑笑。

“皇上那边那男子已经打过招呼了,就等娘娘这一开口,这旨意啊,便就可下去了。”卫淑和稍稍靠近了那定皇贵妃,有些神秘的言道。

“哦?是谁家的公子,竟然这般大的权势?”定皇贵妃这下被勾起了那好奇心。

“是……襄亲王。”

“听说他之前的正妻突然得了病,郁郁而终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也好,再成一次家,皇上也会少些烦忧。我明日便与皇上说去。”

“好,那就有劳皇贵妃娘娘了。”

这皇上的旨意下的也快,从头到尾没有一人提出反对的意见,大家都是笑脸相迎,打心眼里祝福这二位新人。

那薛家四小姐便是又被了嫁衣,比上次更为华丽,更为壮观。而那芍姐儿与襄亲王初识的故事,不知道从哪儿溜出了空子,在京都流传成了佳话……

其实这襄亲王第一次见芍姐儿是在宫里头的一次家宴上,突然瞧见一身着明艳的姑娘蹦蹦哒哒的就闯入了他的眼帘。那时芍姐儿还不知道有这一位人,当时正自顾自的与旁边的薛明秦说话,她不过七八岁的年纪,而襄亲王,也不过十一二岁大小。

最美好的年华,遇见了最美好的人。可却没有在最美好的时间,看着心上姑娘嫁给自己为妻。当初即使襄亲王百般推脱拒绝,也没能让皇上收回成命,叫了静德和建宁帮衬最终无济于事,背着自己的心娶了那从未见过的人。

日日只醉心于弹琴读书,没有其他旁的心思,仿佛眼中再没有当初那一抹鲜艳的人儿,仿佛自己的心也如一滩死水,没了波澜动静。而陈家公子求娶薛家四小姐的事,更是打破了他仅有一丝的幻想,每日自己也避免出自个儿的亲王府,只怕看到令自己伤心的一幕。

是啊,她高贵的身份,美丽的面容,终有一日,也会有这样的消息传来的。只可惜……新郎不是他……

当自个儿知晓了陈昭年的死讯后,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。为她悲伤也好,为她担忧也好,也有一些为自己而感到庆幸。终于,他思念了十几年的人儿,可以与她堂堂正正,光明正大的见了面,而这对芍姐儿来说,是第一次。

“襄亲王,蔺相观。”

“薛家薛世芍。”

高翥啄黍黄鸡没骨肥。绕篱绿橘缀枝垂。新酿酒,旋裁衣。正是昏男嫁女时。

再次抹上红妆,穿红戴金,芍姐儿的心却不似从前。对蔺相观,自己也说不清,道不明,是爱?是依赖?还是什么……可能他就像黑暗中突然闯进来的点点星火,逐渐温暖了自个儿,也从那时起,心门开始向他慢慢敞开。

如《述婚诗》所言:羣祥既集。二族交欢。敬兹新姻。六礼不愆。羔鴈总备。玉帛戋戋。君子将事。威仪孔闲。猗兮容兮。穆矣其言。二位新人同跨鞍马,后跃火盆,足抵红莲,红衣素手,锦盖下,芍姐儿便再也坚持不住,莞尔娇羞,虽有红盖头遮掩,但炙热的温度逐渐攀升至自个儿脸颊。

到了亲王府正门,只瞧见那襄亲王伫立于轿前等着,伸出一只手等着搀扶芍姐儿下轿,那名字倒也取的好听——引赞。拉着那红绸缎二位新人慢慢的入了祠堂进香,听司仪高喊,过了那恭敬的三叩首后方迈入正堂。

那最高的位置上坐着皇上蔺相郇,其下做便是襄亲王的母妃,云昆福太妃,旁边的太师椅上则坐着薛四爷。

众宾客门站在两侧,笑意盈盈的看着襄亲王同芍姐儿迈过门槛,缓还走近,只听得那喜庆的字眼:

“一拜天地!”

“二拜高堂!”

“夫妻对拜!”

“送入洞房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