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赵天师
书名:通天的小道士 作者:暮雨寒衣 本章字数:260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4 05:56:53

天下道宗出龙虎,龙虎正宗在天门。天门山,乃是龙骨山脉之中最为陡峭,气势最为磅礴之处。天门山隆起开始于燕山运动,再经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,山体剧烈抬升千米以上,周围被断层节理深深切割,加上长期风雨侵蚀的岩溶作用,造就成嵯峨高峙,凌空独尊的喀斯特台型地貌。其山顶相对平坦,保存着完整的原始次生林,有着很多极为珍贵和独特的植物品种,森林覆盖率达90%。其间古树参天,藤蔓缠绕,青苔遍布,石笋,石芽举步皆是。

这龙虎正宗于这天门山之中设立山门,除去这山风景奇特之外,更有着与那世俗界隔绝之意。虽说每天来这龙虎山脉旅行观光之人不在少数,到能够发现那龙虎正宗之人却是几乎没有。不光这天门山陡峭异常,寻常人难以攀爬,那龙虎山自张道陵天师之后,这护宗大阵也是极为讲究。想那净欲小师弟这凝神期修为,神识比起普通修道者更为强大凝实,却也无法发觉这龙虎内宗的所在,更遑论这芸芸众生。或者说,那些个有幸见到高来高去的龙虎山内宗弟子的游客,大多数也只是认为自己眼花罢了。不过这不影响龙虎山在世俗界当中的地位。

这外宗掌教火急火燎赶到这天门山一个隐蔽处,只见他手掐指诀,顿时这原本萦绕着白雾的地方却是诡异的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气旋。这掌教真人随后一步跨入,顿时消失在原地,着实神奇。

一入气旋,这真人眼前却是浮现出一处处雀尾楼阁,这群楼之中分布亦是极为讲究,按照五行八卦方位分布。若是从那高空鸟瞰,却是能够看清这内宗楼阁分布所成,乃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太极阴阳八卦排序,从乾位到兑位,分毫不差。而那内宗大殿,却是在这阴阳鱼对应的眼部。外部乃是议事大殿,名为乾元,内部乃是掌教居所,名曰坤山。这两座大殿将这阵图镇下,甚至那整个龙虎山脉的灵气,都凝聚其中。

外宗掌教出现在这内宗山门之内,便朝着那乾元大殿而去。一路奔波让着年纪已然不小的真人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,那正一真丹对于整个龙虎山天师道一脉来说,都是重宝。此次外宗丢失了正一真丹,这外宗掌教也是难辞其咎。不过整个外宗加起来都不够那个贱贱的西姥庙弟子的对手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传说中的神物!他也想将事情压下,无奈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了。

胆战心惊的来到这乾元殿,却是看到内宗八大长老全数都在其中,主位之上更是坐着一个蓄着长须,面色红润,看不出年纪之人。说他年轻吧,双眼却是饱经风霜,说他老吧,但又是须发乌黑,皮肤细嫩,极为怪异。

这外宗掌教先是剧烈呼出几口浊气,随后跪倒在地,大声呼道:“外宗弟子玉衡,拜见掌教天师与诸位长老。”在这内宗,哪怕是外宗掌教,论起地位,连一些内宗精英弟子都不如,这玉衡在内宗之中,却也不敢以外宗掌教的身份自居,仅仅一句外宗弟子,却也是道尽这龙虎山之中森严的等级制度。

那主位之人并没有开口,半眯着双眼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玉衡,反倒是穿着一身黑色道袍,袍上纹绣乾卦图案的老者开口骂道:“玉衡,你身为外宗掌教,这正一真丹丢失之事你可谓是难逃其咎。此事稍后再议,早先传音玉当中你仅说正一真丹丢失,这具体过程,还不速速报来?”

玉衡被这长老那中气十足的话语吓得浑身一抖,哪里还敢怠慢,赶紧将事情的起因经过全数感知,期间巨细一字不落。只是这这位长老听罢,那身穿离卦图案的长老却是一排座下木椅,大声喝责:“你们外宗发生此等事情,为何不速速来报?这要是传出去,我们龙虎山岂不是称为世人之笑柄?你这把年纪,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?”

外宗掌教自然是大气都不敢出,自己有苦说不出啊!不管报与不报,自己这顿责罚都是逃不过的,本想着安安静静将那煞星送走,自己也能够免去一吨责罚,谁曾想那倒霉家伙还把正一真丹都顺走了。

外宗掌教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,吞吞吐吐的模样看的离卦长老更是火大,一拍那座下木椅,这一下却是将那看起约有百斤的实木雕刻美轮美奂的椅子拍的稀碎,嘴里骂着:“废物!”一词,伸手就朝着外宗掌教头上拍去。只是这外宗掌教虽说是凝神中期修为,那离卦长老修为比起他却是更胜一筹,加上积威已久,外宗掌教却是不敢抵挡,心中悲呼我命休矣!

只见离卦长老含怒的一掌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火痕,那热浪扑到外宗掌教身上之时却是散发出了一阵阵毛发烧焦的味道,外宗掌教紧闭双眼准备认命之时,却是听的一道温和之声传来:“离卦,稍安勿躁。”

而此刻那离卦长老的手掌距离外宗掌教的脑门堪堪仅有几公分长短,这温和之声传来,离卦长老瞬间停下身形,冷哼一声便将手中劲力一甩,那厚实的地板顿时冒出一道青烟。一个约摸着有两三公分深浅的手掌印赫然出现在其中。

那外宗掌教刚刚死里逃生,此刻浑身无力,一身冷汗淋漓,全然没有了支撑自己身躯的力气,整个人瘫在地上,哪里还有刚开始那一派宗师的模样?

主位之人半眯着眼睛,开口制止那离卦长老以后,却是看着瘫在地上的外宗掌教,半晌以后才开口问道:“你说那恶徒自称西姥庙弟子?”

外宗掌教闻言,哪里还敢怠慢,赶紧爬起来颤颤惊惊的回答道:“回掌教天师的话,那人自称是昆仑山西姥庙弟子。”

“哦……”掌教天师抚着自己的长须,抬头看着门外,似乎陷入某种回忆。而在场的所有人,见到掌教天师的这般模样,却是大气都不敢出。

这掌教天师,乃是龙虎山正统子弟,龙虎一脉源自张道陵张天师,而后由其弟子发扬光大。当代天师姓赵,乃是龙虎山的一个大姓,修道之人称呼为赵天师。赵天师正直壮年,时逢乱世。老天师于战乱之中不幸身亡,赵天师临危受命,保存了这龙虎山的血脉,让龙虎山不至于和其他道家宗门一般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。虽说有些胆小怕事的嫌疑,但就龙虎山而言,赵天师却是功不可没的。

“已经许久未曾听闻西姥庙弟子入世了啊……”许久之后,这赵天师才缓缓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。

那八大长老和外宗掌教,别看着年纪大,其实比起这掌教天师而言却是徒子徒孙一辈,这西姥庙在老一辈人眼中自然有所耳闻,甚至是说有过接触,但是在他们而言,这西姥庙仅是一个不闻其名不知山门的破地方,就他们心里想来,仅仅怕是那山中不知天高地厚之人,创立的一个招摇撞骗的道门罢了。

此刻听闻那掌教天师之言,众人才第一次将这西姥庙的名字牢记于心。

“敢问掌教,这西姥庙到底是何方宝坻?”那乾卦长老思来想去,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“西姥庙乃是我华夏巨擘!”赵天师悠悠说道,却是将那在场所有人都吓得不轻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